五年前,在一场车祸中受伤后,愈后我被诊断为睡眠障碍、轻度抑郁。随后,我进入克拉玛依人民医院精神科接受治疗。因缘际会,身在病房中,我尝试拿起相机与精神患友们互拍。于方寸之间的取景框,可以得以一瞥我与精神患者的双面镜像。

点击查看图文链接:

抑郁症摄影师与精神患者的双面镜像 ----新浪《看见》栏目

65_img2436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