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96年,瑞典探险家斯文.赫定在他所著的《亚洲腹地旅行记》中所记的“克里雅河深入沙漠的程度要比人们预料的深的多。古木参天的两岸常使人一种庄严的印象,芦苇稠密的使人不得不绕道走,只有用斧头劈开一条路”。俄国人别夫错夫报告中记载:”灌木和芦苇那里有老虎和大量的野猪“。如今由于中上游人口和农牧业的开发,克里雅河逐年缩减。

在互联网等现代科技已经普及的现代中国,随着公路的修建和旅游的发展,克里雅人还是与现代文明遭遇了,他们的生活方式也在融合与冲突中悄然发生着改变。

1:


最后的“大漠隐者”
----新浪《看见》栏目

2:

纪录片:沙漠生存 -------新浪视频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