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,每当转场的哈萨克人骑着马和骆驼从家门口经过,好奇的我们就会一路追着看,这时高大的骆驼会紧张地发出鸣叫。据说被激怒的骆驼会吐人一脸牧草和唾液,哪个小子沾上了它,以后满脸都会长麻子。

如今的每年秋季,在牧区的转场传统牧道上,依然可以看到浩浩荡荡的转场驼队经过。这种游牧生活看似自由浪漫,更被在路上自驾和徒步的城里人心生羡慕。在他们眼里,这更像是一场心灵和身体的放逐。

而对于哈萨克人来说,逐水草而居是千百年来基本的生产生活方式。举家漂泊在茫茫草原上,转场承载着他们独特的传统文化和生活习俗。

点击查看原文链接:
哈萨克逐草人 ----腾讯《活着》栏目

小时候,每当转场的哈萨克人骑着马和骆驼从家门口经过,好奇的我们就会一路追着看,这时高大的骆驼会紧张地发出鸣叫。据说被激怒的骆驼会吐人一脸牧草和唾液,哪个小子沾上了它,以后满脸都会长麻子。

如今的每年秋季,在牧区的转场传统牧道上,依然可以看到浩浩荡荡的转场驼队经过。这种游牧生活看似自由浪漫,更被在路上自驾和徒步的城里人心生羡慕。在他们眼里,这更像是一场心灵和身体的放逐。

而对于哈萨克人来说,逐水草而居是千百年来基本的生产生活方式。举家漂泊在茫茫草原上,转场承载着他们独特的传统文化和生活习俗。

点击查看原文链接:
哈萨克逐草人 ----腾讯《活着》栏目